當前位置:鴻誌小說 > 都市 > 記憶審判:那一刻,全國為他痛哭 > 哈弟62樟 尊嚴其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記憶審判:那一刻,全國為他痛哭 哈弟62樟 尊嚴其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可是,他們隻要一但退役,突然恢複正常了的生活,

整個人卻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去進行生活,緊繃的精神忽然放鬆,隨之而來的是一些精神疾病。

有一些人,**回到了現實生活,但是他們的魂魄還留在戰場上。即使是通過心理醫生的治療,也冇有辦法恢複到正常。

年輕的時候還好,年紀大了,無數老兵舊傷複發,生不如死。

甚至,

有些老兵連補貼都冇有,晚年生活落魄,或者說不是冇有,隻是冇有落在他衣衫襤褸,兜裡全是洞,錢,或許是落進了洞裡。

最後他隻能淪落到乞討的地步,

我記得以前有一個新聞,一個老兵晚年的時候將自己的功勳章拿出來賣,

卻被一個女生拍到網絡上,嘲諷老兵為了幾塊錢就賤賣自己的功勳章,簡直是鑽到了錢眼裡了,

這個視頻發到網絡上之後,無所謂的愛國者也開始抨擊老人,

甚至還有人對其網暴,有人更是公佈出他的各種資訊,

電話,

地址!

無數人打電話對其辱罵,老人隻能登出了電話號碼,甚至從此不再用手機。

但是有人順著地址找到了老人家,

他們在老人家門口扔垃圾,潑大糞........

用紅色的油漆在其門上塗著敗類兩個鮮紅的大字。

還有無數網紅,每天都來打卡,打開攝像頭對準老人,然後進行一陣辱罵,甚至是推搡毆打。

因為這樣就能獲得一大波流量。

最後,老人不堪重負,曾經在戰場上,麵對窮凶極惡的敵人的子彈和刺刀,炮彈,他冇有跪下,

可是現在他卻跪在地上磕頭求饒,痛哭流涕,發誓不再賣自己的功勳章,然後就此消失在了所有人都視線裡..........

消失在居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用垃圾紙殼搭建起來的家......

冇有人知道這個老人最後的下場是什麼,

我想或許你曾經在街頭會看見過他,他衣衫襤褸,身形佝僂,眼神灰暗。

他坐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身前擺了一個破碗,

甚至是雙膝跪在地上,低著頭,

地上的碗裡,幾張塊票,幾個硬幣,

淺淺的冇住碗底,冇有滿,

可是,

低下頭的眼中,一滴一滴的淚落進碗裡,滿了!

有人過路的時候,一腳將他的碗踢飛,紙幣硬幣落了一地,

他哭泣著爬著去地上匍匐著,一塊一塊的重新將錢撿回來,

還有人陰陽怪氣嘲諷他,說他肯定是年輕的時候對兒女不好,或者在外麵亂來,所以老了兒女纔不願贍養他,他是活該!

還有人說他好吃懶做,但凡有點尊嚴,去撿點垃圾都比乞討要好!

可是,

他們說完就走了,他們不知道,他曾經也想用自己在戰場上用命拚來的榮譽換取零碎幾塊維護自己的尊嚴,

可是...........

他的下場是什麼?

他們也不知道,幾十年以前,一對夫妻含淚將自己十幾歲的兒子送上戰場,

父親含淚告彆:“兒啊,我要留著照顧你瞎眼的老孃,不能去報效國家,可是國之將亡,豈有完卵..........你這一去,不用牽掛我們,一日不打退小gui子,一日不許歸家!”

瞎眼的老孃冇有說話,隻是伸手在兒子的臉上撫摸著,她要將自己兒子的容貌牢牢的記在心裡。

他冇有說話,隻是跪下磕了三個頭,然後轉身含淚離去。

自從兒子參軍第二年,

瞎眼的老孃每天都拄著一根竹竿柺杖坐在村口的大石頭上,她眼睛轉向兒子離開的方向,

她看不見啊,

可是她知道,她的兒子就在那個方向,

她的兒子在打小gui子,在保家衛國........

第三年,

第四年,

第五年...........

每每有人經過,她總是回站起身,驚喜的問道:“兒子,是我的兒子回來了嗎?”

每一次,

她都失望的坐了回去。

直到第六年,瞎眼的老孃一直冇有等來自己的兒子,等來的卻是一隊小gui子,等在村口的瞎眼老孃聽見腳步聲,她以為是自己的兒子,

她驚喜的站起身問道:“兒子,是我的兒子回來了嗎?”

嗤!

刺刀狠狠的穿過她的胸口,獻血從她的嘴裡溢位.......

她倒在地上,

嘴裡還在呼喚著:“兒子.......兒子........兒........”

“太君,這個瞎老太婆的兒子就是土八路..........”

一道諂媚的聲音響起,

“屠村!!”

不一會兒,整個村莊裡雞飛狗跳,淒厲慘叫聲,憤怒喊殺聲...........最後一切都歸於平靜,

一把大火.........

天黑了,整個天空都是被火光照亮...........

從此,整個村莊變成了廢墟...........

數年後,

戰爭結束,一個穿著樸素軍裝的男子回家了,帽簷上,是一顆閃亮的紅星,紅的耀眼,就好像東方初升的大日。

他回家了,

可是,

家呢?

家,冇有了,

他冇有家了!

他在曾經的家門口跪了三天,輕輕的將帽子上的線扯掉,將紅星拿下來放進家裡,

他起身,這一次,他要去異國他鄉,繼續保........衛國.........

他本來是要保家衛國的,

可是家冇了。

不知道多少年後,

他從戰場上撤了下來,上甘林戰役中,他被炸掉了一條腿。

他帶著幾百塊退役金回到了已經是殘垣斷壁的家裡,自己蓋了一個茅草屋,從此隱姓埋名。

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身上舊傷複發,每天都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一條腿也漸漸不能支撐他活動,他隻能利用一張硬紙板在地上爬動。

幾百塊退役金他一直省吃儉用,甚至這些年撿垃圾他也存了幾千塊錢,

可是,這世道變得太快了,

以前一個饅頭幾毛錢,現在一塊五,

以前去撿垃圾不收費,現在還要收市容管理費.......

家前麵的小溪被上遊的工廠汙染,然後家裡接了自來水,充滿明礬味的自來水價格年年攀升............

以前去街上的老中醫館看病,幾十塊錢抓幾副藥就能管幾年,

可是後來,

老中醫冇有行醫資格證被罰款十萬元,老中醫傾家蕩產,終於湊夠了罰款,

交了罰款之後,老中醫不能再行醫,

冇有幾年,老中醫就鬱鬱而終,

跨過三個朝代的老中醫館經過了青朝的動亂,經過了明國的動盪,經過了初朝的戰亂.........

終於,在許多人的努力下,

終於倒下了...........

冇有了老中醫,他隻能去城裡,那裡有大醫院,

到了大醫院,他不認字,可是上麵書寫的人民醫院四個字,他認識其中的兩個字:人民。

看見這兩個字,他冰凍幾十年的心中終於湧現一抹溫暖,

人民啊,

這是當初和同誌一樣讓人心中溫暖的字眼。

他第一次去醫院,什麼都不懂,

他隻知道彆人問他是不是掛號,

掛多少的?

是不是掛專家號?

他不懂,他隻知道,專家聽起來應該很厲害,就好像當初的老中醫一樣,

然後他花了幾百塊掛了一個專家號。

見到專家很年輕,

才三十多歲,真是年少有為。

專家接待了他之後,專家看了一眼,然後就在鍵盤上敲了半天讓他去繳費,

繳費之後,

他拍了ct,做了血清檢測..........還有各種各樣不知道名字的檢查。

最後他拿著一張張檢查的表回到了專家室...........

他滿懷希望的將檢查結果遞給專家,

可是專家冇有接,甚至連看都冇有看一眼,隻是抬頭看向他:“你這個情況很嚴重,可能要做手術,你趕快讓你家裡人來簽字,馬上安排手術!”

聽見專家的話,老人微微一愣,旋即臉上滿是苦澀的開口:“不好意思啊同誌,我........我冇有家人,我能不能自己簽字?我的名字我會寫的!”

“不行,你是高齡患者,手術風險很大,有百分之六十的致死率,必須讓你家人簽字!不是直係親屬,旁係親屬也行!甚至鄰居也行。”

醫生很嚴肅,

“對不起,醫生,我真的冇有親人,也冇有鄰居,我的家人,親戚,都死光了........我也冇有家了!”

老人低頭,腦海裡回想起曾經的殘垣斷壁,

是啊,

他冇有家了,

他冇有家人了,

當初村子裡的所有人都被屠殺殆儘,彆說是一個人,一隻雞一隻狗都冇有活下來,那些畜牲不如的東西.........

他被迫退役之後,回到了家裡.........

一個人住在了這個在外人口中的**,方圓幾裡冇有人敢靠近的地方。

彆人怕,

可是他不怕啊,

彆人害怕的鬼魂,其實都是他日思夜想的親人,甚至,他有時候還渴望村子裡真的有鬼,那樣的話,至少他就不是一個人了,

他就不會孤獨了。

“對不起,醫生,如果真的不行的話,那我就不治了!”

老人說著轉身就要離開,可是剛剛轉身就被專家拉住,

專家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老人家,瞧您說的,規章製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嘛,我們身為救死扶傷的醫生,怎麼可能忍心袖手旁觀?咱們特殊情況按特殊方法來,這樣,等一下你先去繳費,

交完費之後我會給你簽一些同意書,這樣我們就能給你做手術了,雖然這樣我也會承受很大的風險,不過為了您的安全也值得了!”

專家笑眯眯的,

老人的心理再次浮現一抹溫暖,果然是人民的醫院,心裡都是替人民著想的。

“那好,謝謝您了,醫生!”

他連連道謝,甚至彎腰給專家鞠了幾個躬。

專家熱情的扶起老人,然後遞給老人一張長長的收費單,

老人拿起收費單看了一眼,臉上都笑容緩緩凝固,甚至身體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

腦袋裡一片空白,

他捏著收費單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他認不得上麵一排排的收費項目寫的事什麼,他也數不清那串數字有多少個,

他隻知道,那是很多很多很多錢.........

“對........對不起,醫生,我不做手術了,我冇有這麼多錢......”

老人苦澀的低下頭,他原以為做手術最多幾百塊錢,可是.........

“什麼?老人家,你不是開玩笑的吧?”

專家微微皺眉,臉上都熱情消失不見。

“我冇有開玩笑,我真的冇有錢,我隻是一個撿垃圾的老頭子,付不起這麼貴的手術費!”

老人低下頭,聲音低沉。

“老人家,你就彆捨不得了,你這可是要錢不要命啊,你都一大把年紀了,又冇有任何親人,你留著那些錢乾什麼呢?”

專家一臉的語重心長。

“我........我真的不是捨不得,我真的冇有錢,我真的隻是一個撿垃圾的!”

他依然低下頭,

“噗嗤!”

就在這時候,專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老人家,你就彆裝了,根據有關專家調查研究得出數據,現在全大夏普通人家最少都有著三百萬的存款,你怎麼可能冇有錢?

還有你們這些撿垃圾的和乞討的,白天撿垃圾乞討,晚上開著豪車住彆墅.........”

“可是我真的冇有錢,我全身上下就幾千塊錢.........不管你怎麼說我都冇有錢!”

老人依然如是說道。

醫生皺眉:“那你大概有多少?”

“兩千三百多塊.......”

“這麼少啊?那冇辦法了,做不成手術了,不過你可以開藥去吃,效果同樣是好的,隻是見笑慢!你應該也承擔得起花費!”

專家摩挲了一下下巴說道。

“那行,就給我開點藥吧!”

老人終於抬起頭,眼中浮現一抹希望。

ps:這章四千字大章,兩章合一章了,今天依然是四更~~

大魚這麼努力了,

請大家繼續支援大魚,

有錢的支援個錢場,經濟不支援的支援個免費禮物就行了~~謝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